石墨盤之爭的博弈分析—LEDinside

 
一、 背景介紹:石墨盤盤生逆轉,龍套變主演  
 
2017年即將過去,這一年的LED產業大戲不斷,好劇連台。
 
不過在這樣的背景下,一個曾經毫不起眼的龍套角色,硬是蓋過了幾百億大手筆產業投資的風頭(三安在泉州333億投資項目市場完全波瀾不驚),在這一年跨進舞台中央,攪起兩家A股公司股價異動,過足了戲精的癮。
 
這主角是誰呢?正是本文所要探討的石墨盤。
 
(圖片來源:SGL GROUP)
 
石墨盤是MOCVD反應設備中必不可少的一項易耗零件,石墨盤的表面SiC塗層品質對於確保LED晶片的品質和一致性有著非常關鍵的影響。SiC塗層要和所挑選的石墨具備均一的熱導率,高溫生產時才不會出現嚴重的形變。高度精密加工水平和塗層的均勻性確保了磊晶片載盤片坑表面的光滑度和平整性。這些都直接影響到磊晶片的晶體品質。
 
因此對晶片廠家來說,高品質的石墨盤是不可或缺的生產耗材,每個MOCVD腔生產150爐左右就得及時更換新的石墨盤,保證MOCVD反應爐處在最佳工作狀態。但是即便如此重要,此前產業內很少會注意到這個非常不起眼的設備零件。
 
真正令石墨盤走上台前,受到產業普遍關注的,是Veeco對SGL的一紙訴狀。
 
 
二、 鎖喉戰略:Veeco狀告中微得遂所願  

Veeco在2017年4月12日控告了石墨托盤製造商SGL侵權,主張SGL侵犯了Veeco擁有的四項專利(US6506252B2,US6685774B2,US6726769B2等,專利宣告範圍涵蓋了MOCVD設備的主體結構和托盤的全面設計保護),Veeco要求SGL停止銷售侵權的托盤,並賠償巨額損失。
 
而到11月2日,美國紐約東區地方法院同意了Veeco公司針對SGL Carbon,LLC(SGL)的一項初步禁令請求,該禁令禁止SGL出售供採用了Veeco專利技術的無基座金屬有機化學氣相沉積系統(MOCVD)使用的晶圓承載盤,包括專為AMEC MOCVD系統設計的晶圓承載盤。
 
這對中微來說雖然沒有造成直接的損失,但是間接造成非常不利的影響。採購了中微的MOCVD機台的客戶很快就面臨沒有石墨盤可用的困境,一旦被迫停產,勢必造成重大的經濟損失。對中微來說必須要解決自家設備零件穩定供應問題,這是採購了公司設備客戶的基本承諾和服務,否則也會有索賠和退貨求償的風險。原來準備繼續採購中微MOCVD設備的廠商也會因為石墨盤供應的不穩定而產生動搖和觀望心態。
 
通過正面市場競爭Veeco面臨中微的巨大壓力,由於性能及效率方面,中微的MOCVD已經獲得了三安和華燦的認可,開始大量的訂購併投入使用。中微的價格報價相對Veeco低了10%~30%不等,在價格上對客戶有非常強的吸引力。
 
對於按照設備採購金額給予一定比例補貼的,中微的價格優勢可能還不算特別明顯。但是像三安這樣按照54片2吋MOCVD設備等效產能獲得補貼的晶片廠,採購中微的機台可以減少相當大比例的自籌資金投入。也因此2017年中微的MOCVD出貨超過100個腔,在中國市場取得遠超過Veeco的成績。
 
正是在這樣強大的市場壓力下,VEECO啟動了石墨盤專利訴訟,而美國紐約東區的地方法院的一紙禁令使得Veeco成功實施了對中微的鎖喉戰略。這一輪Veeco贏。
 
令中微被「鎖喉」的專利又是什麼呢?上文的四項專利很容易搜索得到,其中最核心的就是由支撐柱的旋轉帶動托盤的旋轉的動力提供方式。SGL在美國也提起無效訴訟,認為涉案的Veeco美國專利技術早在60年代開始就被大量前置專利公開,距今已有五十年的歷史,因而, Veeco美國的涉案專利不符合專利法要求,應屬無效專利。
 
(圖片來源:United States Patent,US6506252B2)
 
 
三、 以牙還牙:中微反訴Veeco在中國獲勝  

針對Veeco的咄咄逼人,忍讓和退縮是不可能的。既然Veeco採用了專利遏制的手段,中微便以牙還牙,以專利的手段去反制。中微於2017年7月13日向福建省高級人民法院正式起訴 Veeco上海專利侵權,申請對Veeco上海發布永久禁令,並賠償中微經濟損失1億元人民幣以上。
 
在2017年12月8日,中微宣布中國福建省高級人民法院同意了中微針對維易科精密儀器國際貿易(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簡稱「Veeco上海」)的禁令申請,該禁令禁止Veeco上海進口、製造、向任何第三方銷售或許諾銷售侵犯中微第CN 202492576號專利的任何化學氣相沉積裝置和用於該等裝置的基片托盤。該禁令涵蓋TurboDisk EPIK 700、EPIK 700 C2 和EPIK 700 C4機型的MOCVD設備,以及在該等MOCVD設備中使用的基片托盤。
 
中微同時也認為Veeco EPIK 868機型MOCVD設備的旋轉軸和基片托盤鎖定同步裝置也使用了中微涉案專利技術,因此該裁定也涵蓋了Veeco的EPIK 868機型及在該設備中使用的基片托盤。
 
以牙還牙(tit for tat)的策略相當簡單,那就是如果對手選擇的策略是合作,就選擇合作,如果對手選擇的策略是對抗,那就選擇對抗。對中微來說,Veeco選擇專利訴訟對抗,那麼就針鋒相對的也選擇訴訟對抗。這一輪中微贏。
 
 
四、結局預測:當然是選擇原諒他   

交代完背景,LEDinside開始嘗試建立一個博弈論模型來分析中微和Veeco這場石墨盤之戰的大戲。鑑於博弈論除了分析解釋的功能之外,還有預測和找出解決方案的功能,接下來LEDinside會再根據分析結論提出一些預測和建議。
 
雙方的訴訟打了一個平手,接下來可選擇的策略是和解或者繼續對抗,矩陣內的4組數字是博弈的支付(payoff),前一個數字是中微的,後一個數字是Veeco的(紅色數字,下文紅色均表示Veeco的payoff)。數字本身沒有實際意義,代表的是假設的一種結果。
 
(圖片來源:LEDinside CN)
 
雙方都選擇和解,由於中微成本優勢強,因此中微可能得到的潛在市場要大,因此其收益payoff(70)是大於Veeco的payoff(30)。
 
如果雙方選擇繼續對抗,則會進入僵持的狀態,都沒辦法做成新的設備生意(Veeco認為EPIK868不受福建高院禁令影響,雙方看法存在分析,為簡化分析,我們假定中微宣稱的EPIK868也不能在中國銷售為真),而且客戶的生產會受到影響,因此payoff都是 -10。如果這是一個同時行動(simultaneous moves)博弈的話,這是一個沒有均衡的博弈,雙方都沒有占優策略。
 
在現實中,因為彼此可以觀察對手的做法再採取行動,這其實是一個序貫行動(sequential moves)博弈。再考慮到中微和Veeco都可以採取以牙還牙策略,我們可以把這個博弈重新描述:
 

(圖片來源:LEDinside CN)
 
中微先行動,payoff的第一個數字代表中微,第二個數字代表Veeco。如果中微選擇對抗,Veeco不可能選擇和解,因為這不符合Veeco的利益(中微payoff=100,Veecopayoff=0),因此這個博弈的支線直接拿掉。
 
如果中微最先行動,選擇了和解,然後Veeco卻繼續選擇了對抗,中微必然重新選擇對抗,因此payoff等同於雙方都選擇對抗的情形。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們會發現,對Veeco或者中微來講,三種可能存在的payoff下,(和解,和解)是雙方都能最大化收益的策略集。
 
這個博弈換做Veeco先行動,結果是一樣的,最佳解也是和解。
 
即使司法對抗讓兩家公司陷入了嚴重地方對立狀態,但是從各自公司利益出發,當然是選擇原諒他。
 
 
五、僵局模式:Veeco的困境,現在VS未來   

然而現實中我們看到,截止目前,雙方還是處在僵持(對抗)的狀態,難道是我們的推理有誤?還是博弈雙方看不到這麼簡單的結果?亦或是博弈的參與者中有人非理性?
 
從LEDinside瞭解的情況來看,中微的和解意願還是相當強烈,因為石墨盤斷供是亟待解決的當務之急。即使是可以找到SGL的替代供應商,但是交貨時間和供應數量上都遠水難解近渴。主要是Veeco和解的意願不強。這又是為什麼呢,難道Veeco不夠理性嗎?
 
根據LEDinside的觀察,Veeco絕對是商業策略方面的高手,不然也不至於10年來從藍綠光MOCVD市場上相對弱勢的一方,成長為一家獨大的供應商。如果不是半路殺出個中微半導體這個程咬金,Veeco已經差不多快要壟斷這個市場了。
 
那麼問題出在哪裡?我們的分析假定的payoff是近期和解之後的狀態。然而,如果我們把思考的時間維度拉的更長,就會發現不一樣的結局。
 
中微的興起,不光是目前挑戰了Veeco的利益,從長期的設備國產化趨勢來看,中國是MOCVD最大的市場,中微的成本又具有絕對優勢,如果Veeco今天和解了,眼下是可以繼續正常做生意,但是長期來說,還是會被中微完全擠出市場。所以長期的payoff可能是0,中微獨占中國市場。
 
而堅持不和解,長期來看,中微還是可以找到替代的石墨盤供應商,Veeco的收益還是0,中微還是獨占市場。所以和解還是對抗,長期來看對Veeco的payoff是一樣的。
 

(圖片來源:LEDinside CN)
 
如果堅持不和解,至少短期內可以給中微製造巨大的壓力。相比之下作為全球市場布局的Veeco,短期內損失一些中國市場的占比並不是非常嚴重的問題。
 
也就是說,目前的僵局Veeco實際上是在等中微拿出足夠吸引力的籌碼作為和解的交換條件。中微也是需要改變Veeco的payoff來打破這個僵局。
 
 
六、策略建議:退一步海闊天空  

博弈論不僅僅是要解釋問題,預測問題,還有一大功能就是提出建議,要如何打破這樣的僵局呢?有一個辦法,就是要讓Veeco從長期來看,和解之後payoff也不會是0。例如下圖,如果從長期來看,選擇對抗的Veeco將會一無所獲,但是選擇和解的Veeco,還是可以在中國市場保有一席之地。
 

(圖片來源:LEDinside CN)
 
難度在於,這個策略行為要有很高的置信度,而不是中微的口頭承諾不會在將來將Veeco趕盡殺絕。基於這一點,LEDinside提出三個中微可以採用的行動策略。
 
下策:
付專利授權金。雖然問題是從專利糾紛開始的,但是本質上並不是專利問題,如果糾結在專利上面就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MOCVD本來市場需求也有限,專利授權金即使給到一個相當高的比例,總金額也有限,對Veeco的吸引力也不大。而且還會給外界造成誤解,會以為中微的核心專利還需要向Veeco取得授權。
 
中策:
宣布永久漲價30%,並不得以其他服務的形式變相補償客戶。對MOCVD這樣高附加值的設備來說,主要的成本是研發費用,一旦量產,邊際成本相比售價其實很小,也因此只要賣一台的邊際收益超過邊際成本,中微都有多賣的衝動。
 
但是中微可能沒有意識到,現在自己多賣的不僅是搶占了Veeco的市場,也實際上是把自己未來的生意都做了。在高度寡頭壟斷的市場上,廠商有很強的定價能力,短期收益最大化侵蝕了未來的收益並不是最理智的行為。
 
中微只要宣布漲價30%,對Veeco來說價格競爭的壓力就會小很多,未來仍能保持一部分市場,MOCVD供給結構會恢復到雙寡頭合謀的狀態。但是這個策略也有缺點,漲價一般是很難被客戶接受的,而對Veeco來說,監督成本也很高,Veeco很難獲知中微MOCVD真實的成交價格信息。
 
上策:
中微推出大客戶戰略,公開承諾並明確指定有限的幾個標的客戶,同時還可以公開與這幾家客戶一一訂立同盟關係。之所以是上策,因為這是最不會得罪既有客戶的方式,而且向Veeco傳遞最明確的信號,主動讓出一部分邊緣市場給Veeco。
 
相對來說,也是Veeco監督成本最低的形式,因為一旦在中微的非指定大客戶工廠發現了中微的機台,就知道了中微背棄承諾,從而重新採用針鋒相對策略。
 
俾斯麥統一普魯士卻不吞併奧地利,晉文公遇楚軍退避三舍,讓步不是軟弱,而是贏在格局,贏在人心。(文 / LEDinside首席分析師王飛)
 
 
RSS RSS     print 列印     mail 分享     announcements 線上投稿        
瀏覽人次:877
【免責聲明】
1、「LEDinside」包含的內容和資訊是根據公開資料分析和演釋,該公開資料,屬可靠之來源搜集,但這些分析和資訊並未經獨立核實。本網站有權但無此義務,改善或更正在本網站的任何部分之錯誤或疏失。
2、任何在「LEDinside」上出現的資訊(包括但不限於公司資料、資訊、研究報告、產品價格等),力求但不保證資料的準確性,均只作為參考,您須對您自主決定的行為負責。如有錯漏,請以各公司官方網站公佈為準。
【版權聲明】
「LEDinside」所刊原創內容之著作權屬於「LEDinside」網站所有,未經本站之同意或授權,任何人不得以任何形式重制、轉載、散佈、引用、變更、播送或出版該內容之全部或局部,亦不得有其他任何違反本站著作權之行為。